沙雕文化的衰落是表現者和讀者的共同命運嗎?

發布日期:2019-06-25

    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:全媒派(ID:quanmeipai)有的人表面光鮮亮麗,背地里要靠沙雕網友才能續命。當代青年一天中最幸福的生活狀態:下班回家,躺倒在床,準備零食,掏出手機,預備,三二一,開始笑!放眼望去,幾乎所有的社交平臺、內容平臺都被沙雕段子占據。年輕人的疲累,為何能在沙雕文化中消解?本期全媒派(ID:quanmeipai)在一片“哈哈哈哈哈”中求索,努力探尋沙雕背后的內容邏輯。“沙雕”才是出圈利器“2018,沙雕元年。”在之前那篇《“沙雕”文化席卷社交網絡:讓你抱拳尊一聲“社會”的內容產品,有啥魔力?》里,我們曾這樣寫道。那個時候,“沙雕”的概念還停留在“山東大學青島校區的風每天呼呼吹”“我覺得布星”的低幼階段。八個月后,“沙雕”文化鳥槍換炮,從一句話段子和表情包升級成動圖短視頻,橫掃各大平臺。內容向:沙雕短視頻紅紅火火8012年年底,三億人都在短視頻平臺看什么? 不是社會搖,不是vlog,華農兄弟的“你好漂亮啊”也迅速過氣。快手如今最火的視頻博主,靠著殺馬特和沙雕風一炮走紅。這位“大皇子”人稱“葬愛家族氣質大皇子”,頂著一頭非主流殺馬特發型,直播自己的農村沙雕日常,最出名的橋段是伙同一只頭懸梁的葫蘆娃、兩只睡不醒的雞一起在線“蘇喂蘇喂”打碟。大皇子在線打碟大皇子的日常十分簡單,操一口淳樸的鄉音,白天安安靜靜做飯,晚上直播打碟跳舞走秀,裹一身粉紅床單,套個塑料垃圾桶當帽子,用衛生紙當舞臺背景,憑借土味又沙雕的的畫風吸引了一眾“大皇妃”。在快手,他的視頻平均播放量能達到150萬以上。另一位沙雕視頻博主耿哥@V手工~耿也是聲名在外,江湖人稱“耿哥出品,必屬廢品,不是很新,一定很廢”。這位手工匠人熱衷于發明各種各樣的神奇物品,譬如一戰成名的“雞用頭盔”和需要助跑發力的“心形切瓜器”。在新榜的采訪中,他的成名原因被總結為“因為無用,所以爆紅”。耿哥的“雞用頭盔”社交向:沙雕風才是流行人設這年頭,誰手機里還沒存幾張刷屏的沙雕gif呢?魯迅先生曾經說過,“維持社交最有效的手段在于一起哈哈哈哈哈”。沙雕界一有什么風吹草動,產出的表情包和動圖就能迅速成為社交貨幣,在各大聊天群里火速流傳,成為塑料兄弟姐妹情的聯誼好幫手。不僅用戶沉迷于此,連運營方都致力于為自己打造沙雕人設。在今年九月,一款名為“音遇”的APP上線了,定位是“音樂+社交”,初始的推廣嘗試從歌迷社群入手,卻收效甚微。后續運營方干脆“放飛自我”,將舞臺交還給沙雕網友,徹底將社區氛圍“沙雕化”。在B站關于音遇的內容二次輸出視頻中,與“沙雕”相關的主題占了大半,APP也因此沖上應用榜單前列。官方微博嘗到沙雕人設的甜頭,在微博也開辟了一條與眾不同的運營之路。層出不窮的熊貓頭表情包、坦誠而幽默的文風,讓官微與沙雕網友迅速打成一片。“沙雕”網友娛樂至死?娛樂化的消解表達質疑聲隨之而來。導師援救被困ISIS戰區學生的事件刷屏之際,就有博主提出疑問,明明是“弟子被困,老師不顧自身安危千里馳援”的宏大敘事,為何在傳播中被降格成了“不管世事如何,論文一定要交”的沙雕段子?這種娛樂化的消解表達幾乎存在于中文互聯網的每個角落。在切身相關的健康問題中,脫發、禿頭乃至猝死等話題都可以被輕松調侃;全民討論的公共輿情事件中,沙雕網友也能苦中作樂,例如滴滴事件中,眾多女性用戶將網約車平臺賬號的頭像換成了中年大叔的照片,并一度在社交平臺刷屏;再到“混制文化”的全民狂歡,焦慮與壓力之下,公眾的消解方式似乎只剩下一種:解構一切、娛樂一切。降格的敘述方式另一個引起擔心的現象是,越來越多的人喪失了閱讀長文章的耐心和能力。“字多不看”、“太長不看”這種評論越來越頻繁地出現,微信公眾號文章作者都紛紛向咪蒙學習,將每個長句子揉開掰碎,用最簡單的短句敘述,力求不讓讀者耗費心神。根據施拉姆的信息選擇或然率公式,滿足程度越高,費力程度越低,受眾就越容易選擇這種媒介或信息。相對于某一個話題的深度論述,這種碎片式、娛樂化的沙雕表達無疑更容易獲得讀者青睞。閱讀惰性之下,讀者的注意力被簡單內容完全占據,而媒體也隨之降格了自己的表達方式。新文化秩序:表達者在搶奪,讀者在轉變但這種表達敘述必須被降格嗎?可以被降格嗎?辯駁之下的權力更迭知識分子和新媒體從業者展開了一場辯駁。馮驥才在《中國文化正在粗鄙化》一文中說,“公眾生活在日益粗俗不堪的環境中”,商業文化以“充滿霸權意味”的大眾媒體為載體,加速了文化粗鄙化的進程,“而公眾對這種文化無法拒絕,只能模仿”。從業者的反駁并沒有直接向馮驥才開炮,許知遠成為了中間的靶子。他曾經在自己的節目《十三邀》中說出“粗鄙化”的觀點,被馬東回應“我們曾經精致化過嗎?”這次對話隨即引起了更大的爭論,在公眾號“不是白魚”發表的文章《許知遠為什么是最令人無比尷尬的公知》一文中,作者毫不留情地寫道:“說到底許知遠是一個跪下的商人,靠販賣前現代的知識分子邏輯生活。他非常集中地體現了一種民科式的‘粗鄙化’思維方式——既然他這樣喜愛‘粗鄙化’三個字。他的思維是孤芳自賞的,僵化到無法容納任何新的東西。”在布爾迪厄的權力理論體系中,語言和文字的本質都是象征性權力。這種象征性的力量傾向于建立一種因循守舊的邏輯,即“通過語言和文字為代表的象征權力,來將既定的社會秩序理解為正統秩序。”不同的社會群體一直在爭奪這種權力,以期獲得解釋世界的力量。要是放到今天,布爾迪厄也許會說:“表情包和沙雕視頻的本質才是象征性權力。”從未有任何一種介質像互聯網一樣,賦權每一個參與者。在互聯網洪流下的新文化秩序中,參與者們爭先恐后,都在嘗試用自己的邏輯解釋世界。這是一場尚未塵埃落定的辯駁,知識分子指責新媒體失卻了內涵,將文化披上商業的外衣,以盈利為唯一訴求;而從業者嘲諷這群知識分子僵化古板,不懂變通。精致與粗鄙的爭論本質上是一次權力的更迭,誰勝誰負尚未厘清,只有讀者做了投票。讀者角色的轉變對于讀者和觀眾來說,他們還懵懵懂懂,就已經完成了一次身份的轉變。在日益媒介化的互聯網世界中,媒體“為公眾服務(Serving the Public)”的理念逐漸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市場化、更加商業化的傳播理念,提供的內容是“觀眾想要的”,而非“觀眾需要的”。讀者和觀眾已經不是單純的視聽人,他們的角色轉變為“消費者”。這種轉變需要被批判嗎?現實情況是,傳媒業的天平兩端都不無辜。一端是相當傲慢的“為公眾服務”,為觀眾設置經過挑選的、陽春白雪式的內容議程;另一端則是消費主義的狂歡,在新媒介的幫助下侵入現代社會的肌理之中。大皇子和耿哥在天平搖擺中找到了自己的一席之地,而馮驥才還相當惶惑,但這其中多元而復雜的沖撞,又豈是一句“孰是孰非”能說得清的。回過頭來看沙雕文化,它幾乎可以算得上是一次新的文化動蕩,讀者和觀眾正在從沉默中解脫出來,從消費和生產的角度成為傳媒業的另一部分成員。在沙雕文化的外殼下,新的美學體系和文化價值正在由消費者親手建立,由從業者曲意迎合。這是反抗,也是變革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*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,不代表網立場

     本文由 全媒派? 授權

     網 發表,并經網編輯。轉載此文請于文首標明作者姓名,保持文章完整性(包括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),并請附上出處(網)及本頁鏈接。原文鏈接: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未按照規范轉載者,保留追究相應責任的權利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未來面前,你我還都是孩子,還不去下載 App 猛嗅創新!

pc蛋蛋在线下载